麻豆赵佳美

麻豆赵佳美

后数年,因夏伤于暑,秋发疟,邪伏于阴,寒热夜作,予用补中益气汤,参香红饮数剂未止,自求速愈,杂服截疟诸方,气血大伤,面青形倦,寝食俱废,目中时见红光,溲溺淋漓。 计自春徂冬,十月之间,所吐涎沫无算,而津液竟无所损,且胎前诸治不应,产后不治自痊,亦异事也。

一剂闷痛除,二剂子悬定,三剂全安。识得阴阳造化机,疑难杂病有处医。

用人参、黄以补气,气旺则幽阴之毒不敢入心肺之间。虽然,能用参、、归、熟亦有可生,不可弃之竟不救也。

不几向乞人而求食,问贫儿而索金耶。 如救眉燃,不容缓待也。

无如世人不知炼形之法,见经水之不来,误认作病,妄用药饵,往往无病而成病。三处相较,便毒易治,而囊痈最难疗也。

胃土非心火不生,脾土非肾火不化,心肾之二火衰,则脾胃失其生化之权,即不能传化水谷,以化精微矣。 一剂而热退,二剂而疮粒明净,尽行贯浆矣。

Leave a Reply